桃花红了

忙了一天之后,最喜欢晚上睡觉前这一刻的安然无恙。所有的事情,都要等我睡醒之后再继续。诸位晚安,愿好梦成真。

七夕,只是牛郎和织女的节,与我无关。

把七夕过成情人节,大概都是在热恋中或者有着爱情的人们吧。不像我,从来都没有正正经经的谈过一次恋爱。
年轻的时候,暗恋过一个男同学。双方家长也见了面。也有所谓的“媒人”。从始至终母亲都不赞同。后来,也就没有了后来。过了年他就结婚了。从那以后,和他再没了交集。偶而相遇,彼此无语、形同陌路。
那些年,我有过一个异性笔友。互相写信,大概有三年之久。我结婚之后,就慢慢的中断了往来。他的来信我保存了十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全烧了。
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无知又无趣。总是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口心不一。那时候的我,是害羞还是矫情,是不懂自己吧?
但是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不是自己不求进步,是一直找不到努力的方向,也是一个没有作为的青年。我和他,言不尽其言,意不如人意。其中,唯一一句露骨的话就是他的那句“有意早来鸿”,我竟然也委婉的回绝了他。
或是七夕在际,昨晚,我梦见了笔友。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到他家了。他的日子过的不是那么如意,离异。他没修边幅,状态不是很好。梦中的我却一直在那儿忙碌着,好像是在准备晚饭的样子……闹钟铃声把我从他身边唤醒。醒来,好一阵惆怅。

现在是凌晨五点,在下麻酱雨。
一小阵儿,之后
雨丝回弱。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
这么喜欢夜色?
有月光尙好
月半弯也挺好

可是,雨夜那里好?
有声有色、还是寂静可以独语。

梦入江湖

早晨起来,我记得昨晚梦到了你。
至今为止你第二次出现在我梦境里啦。
梦中,我和你愉快的在一起交谈着,深感意外。
随着时光的飞逝,慢慢的各种恩怨,我都淡化开来。         愿你、我,各自安好。

爱荷者说

六月,荷花正肆意的盛开着
我多么想像蜻蜓一样,点水、向你靠近
蜻蜓或是在临水照影
或是在荷之上歇歇脚
我呀,好想与
露出水面的那支小荷私聊一会

若像鱼儿一样
在荷与荷之间
自由、自在的
游来游去
该有多好

可是
我不在池塘
不在花蕊上
想着 说着
在我身前身后
竟然会有淡淡的荷香溢来。

六月荷花香满湖,红衣绿扇映清波。

今天是阴历六月二十四日——观荷节,据说是荷花的生日。在所有花卉中,恐怕只有它是有生日的。

若我会见你,时隔经年。
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
——拜伦

若是与你见了面,我们该如何招呼?
你猜猜吧。
我们俩该不会微笑过后,傻站着面面相觑,在长时间里沉默着吧。
和我握一下手,好吗?
等了这么久,彼此给一个拥抱,也不为过啊!
时间会因为我们两人的会晤,而静止吗?
真希望它能因为我们,而慢下来。
我们从何说起呢?从93年那年春天吗?还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吧,在你面前,我不会有任何的顾虑。你呀,也放开心的聊吧。
我想听,你说。
说说吧,当年怎么那么不经心啊,一不留神,你我就只剩下了这段青春版的记忆了。

这雨,下的可好啦。到现在,没停。
我站在门口深深吸了一下,蛮湿润的,空气优良。
风吹雨打,丝丝缕缕,落在了我的脸上。
今晚上,都不用开空调了,估计还得盖着夏凉被,睡个好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