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红了

七月三日,蒙蒙细雨蒙蒙天,正淅沥着小雨。

路上,车也匆匆人也匆匆。都在忙忙碌碌,都是为了生活。夏天,一多半是在炎炎烈日中度过,偶尔一次的雨水,湿润了我们的眼睛,心情也轻盈起来。

今天七月二日,我——年满四十八周岁,一妇人。不再年轻,不再是追梦的年纪。

其实,生活千姿百态,像雨后的荷花。

48岁,从容淡定。不再有那么多的感慨。遇事,不再慌乱。

48岁,岁月如歌,珍惜当下。看年轻人都很美,不论高矮胖瘦。

48岁,生活又比较简单。粗茶淡饭,不追剧偶尔读读书,喜花不养花。把南园的菜园子,拾掇的到挺好,茄子,豆角,黄瓜,长得水灵灵的,颇丰。

48岁,已经开始吃钙片了,膝盖微痛,没有去医院检查(主要是不想证明自己身体是亚健康)。每天早晨五点钟之前醒来,晚上十点之后入眠。即使朋友圈里的朋友,也很少互动。

48岁,对新技能依然感兴趣,没有了学习的能力。入摆摊行业一月有余,勤奋着,努力着,收获不丰。

48岁,最爱春天老枝上的新芽……

万事随缘。接受现实。相信未来。有所期待……

父爱如山,祝福老爸老妈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每一天都快乐!永远都幸福安康!

六一来了,祝小朋友大朋友们节日快乐!

2020年五月十六日下午阵雨

下午,晴朗的天气像个淘气的孩子,说变脸就变脸了。我站在门前向天空眺望,只见一团团黑色的乌云迅速地在我眼前聚集。很快,雷声响起,风很大,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

雨,越下越大,耳听着,眼看着,下起了冰雹!跟黄豆粒一样大,还好,就下了几粒。风,慢慢地小了下来,雨点儿噼里啪啦的,下的很急。看这气势,我以为会大雨滂沱。谁料到,突然间,雨就停了。

夏天悄然而至。

入冬也有一些时日了,这几天冷气才近我身旁,小雪节气已过,还有两天就到大雪了。要说也到了天寒地冻的时节了,可是最近这几年冬季气候逐渐回暖,雨雪少有。以生态环境来说,弊端颇多。冬天该冷的时候不那么冷,真不是什么好事?

上午九点钟,雪花徐徐而来。一着落立即就湿了地皮。冷的不够极致,看来这场雪也下不成白。


红泥老火炉:

读到开篇的几个书目之后,心就随着程然的文字下旋,待读到一半的时候,我把书扣在桌上,却无意间瞥见书页底衬上写着“禅意随笔”的分类。究竟也不是所谓的佛意经典,她无意用一些准则来教化我们,她无意让每个人心中都有佛,她只是自己在和自己说话。说别离,说生死,说爱情,说遭遇,说病痛,说路途,说朋友。然后你会发现,她心中的清莲是怎样剥茧抽丝般的开放。

如果你不去看,也就不会知道,是什么样的百转千回才使得她的心逐成明朗。一个人向内而不是向外的观察,是莲花得以开放的一个最为确切的原因。程然的笔触在一开始略显低沉和悲观,待到读完大半,就会明白这只不过是她所经历的一个过程。你不需要在她的席间发话,不需要问个究竟,而她只顾诉说,没有间隙让你插话和提问。你想知道的这一些,到最后她都会给你一个完满的答复。

在历经了许许的坎坷遭遇之后,在承受了无数的寂寞纠结之后,程然的文字一下子变的很轻,这不是轻飘的轻,不是微不足语的轻,而是心的回归和开放,我明白,要想做到这些,大抵上是多么的不易,这需要你有足够的心力去自解绳索。于是,她的莲花摇曳绽放了。

我们的莲花呢?

我终也不见心中的莲。是我所受之苦还不够深重?是因为倦于求索内在?是我遭遇不够深重?是因为没有拨正过去力求今后的态度?有时候,我深知自己的这些弊病,却不悟其中意,却不肯追问吾心,却依然活在一片混沌世界。心之杂念不能逐清,谈何明月照莲心?一句安住当下,谈何容易。

程然最后在吴哥窟前睡了一个午觉,醒来之后她记录了一段精彩的文字。她说,人人都在哭泣,都以为自己失去了依怙,大家都推脱说在生活里失去了华衣,却没人愿意为这华衣下哭泣的灵魂负责。佛在时我们把灵魂交由他来管理,自以为是乐得一个逍遥游。末了她说,即便成佛,也有灭度之日!

所以,我更愿意把她的文字当做心路历程来读。哪来的什么佛语禅心?真正自在的佛从来不度众生,真正的救赎从来都要靠“吾心自度”。

《雜詩123》

主婦三味:

【1】


九月的草莖
王者褪色的權杖
與老嫗們佝僂的脊背
在不遠的深秋瑟瑟發抖
一些消息在風中傳播
從城南到城北
再由城東至城西
一些消息
由經好事者的嘴
沾上他們激情澎湃的唾液
迅速擴散
似成群秋蠅嗡嗡作響
從左耳進右耳出
又從右耳進左耳出
反復刺激我敏感的腸胃
未消化的食物及憂鬱的思想
不停
翻騰


【2】


初秋
沼澤正孕育著一場陰謀
白晝熱度未減的陽光
根部潰爛的水草
浮遊生物
落葉
都是同謀
它們產生腐敗的氣體
有毒的瘴氣
令沼澤上方的飛鳥暈頭轉向
它們必須墜落
必須被吞噬
沒有妥協
它們必須死亡
同謀們唱道
當墜落的飛鳥死去
便成為沼澤新的同謀
又一輪殺戮悄悄進行
那是每日的盛宴
同謀們對不明真相的獵物唱道
來吧 來吧
你必須被吞噬
必須去赴死
絕沒妥協


【3】


青銅色的夜透著一股殺氣
我想殺人
在我被暴揍被摧毀前我必須殺掉我的仇人
用明晃晃的匕首
剁肉的菜刀
砍柴的斧子
或一杯下了百草枯的美酒
我得殺死他
撕下他偽聖人的面具
割下他信口雌黃的舌頭
誰都別阻攔我
去成為一名真正的罪犯
我仿佛看到手銬腳鏈閃著迷人的銀光
並時不時發出悅耳的碰撞聲
我想著我會被判死刑
行刑時會被爆頭
亦或者子彈從我的後背射入穿透我的心臟
我想象它在空中劃過的完美弧線
然後我倒地而亡
像一株被狂風折斷莖的虞美人緩緩倒下
必須得用上優雅的慢鏡頭
隨即輓歌響起
該是從柏林愛樂樂團的金色大廳傳出
帕瓦羅蒂演唱
由卡拉揚或阿巴多指揮
我突然又想到這幾位古典音樂的翹楚們
全都死了
哎 真是太可惜了呢
……


                                            主婦三味
                     
                                          Sept18, 2018


【  有點累,又不想虛度一天無所事事,所以下午寫了首詩。】

静心净意弘法利生:

人到中年,日子屈指可数,善待生活,善待他人,善待自己,善待身边的一切,清空杂念,洗涤灵魂的污垢,余生,静而不争,也是一种难得的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