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红了

《雜詩123》

主婦三味:

【1】


九月的草莖
王者褪色的權杖
與老嫗們佝僂的脊背
在不遠的深秋瑟瑟發抖
一些消息在風中傳播
從城南到城北
再由城東至城西
一些消息
由經好事者的嘴
沾上他們激情澎湃的唾液
迅速擴散
似成群秋蠅嗡嗡作響
從左耳進右耳出
又從右耳進左耳出
反復刺激我敏感的腸胃
未消化的食物及憂鬱的思想
不停
翻騰


【2】


初秋
沼澤正孕育著一場陰謀
白晝熱度未減的陽光
根部潰爛的水草
浮遊生物
落葉
都是同謀
它們產生腐敗的氣體
有毒的瘴氣
令沼澤上方的飛鳥暈頭轉向
它們必須墜落
必須被吞噬
沒有妥協
它們必須死亡
同謀們唱道
當墜落的飛鳥死去
便成為沼澤新的同謀
又一輪殺戮悄悄進行
那是每日的盛宴
同謀們對不明真相的獵物唱道
來吧 來吧
你必須被吞噬
必須去赴死
絕沒妥協


【3】


青銅色的夜透著一股殺氣
我想殺人
在我被暴揍被摧毀前我必須殺掉我的仇人
用明晃晃的匕首
剁肉的菜刀
砍柴的斧子
或一杯下了百草枯的美酒
我得殺死他
撕下他偽聖人的面具
割下他信口雌黃的舌頭
誰都別阻攔我
去成為一名真正的罪犯
我仿佛看到手銬腳鏈閃著迷人的銀光
並時不時發出悅耳的碰撞聲
我想著我會被判死刑
行刑時會被爆頭
亦或者子彈從我的後背射入穿透我的心臟
我想象它在空中劃過的完美弧線
然後我倒地而亡
像一株被狂風折斷莖的虞美人緩緩倒下
必須得用上優雅的慢鏡頭
隨即輓歌響起
該是從柏林愛樂樂團的金色大廳傳出
帕瓦羅蒂演唱
由卡拉揚或阿巴多指揮
我突然又想到這幾位古典音樂的翹楚們
全都死了
哎 真是太可惜了呢
……


                                            主婦三味
                     
                                          Sept18, 2018


【  有點累,又不想虛度一天無所事事,所以下午寫了首詩。】

评论(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