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红了

红泥老火炉:

读到开篇的几个书目之后,心就随着程然的文字下旋,待读到一半的时候,我把书扣在桌上,却无意间瞥见书页底衬上写着“禅意随笔”的分类。究竟也不是所谓的佛意经典,她无意用一些准则来教化我们,她无意让每个人心中都有佛,她只是自己在和自己说话。说别离,说生死,说爱情,说遭遇,说病痛,说路途,说朋友。然后你会发现,她心中的清莲是怎样剥茧抽丝般的开放。

如果你不去看,也就不会知道,是什么样的百转千回才使得她的心逐成明朗。一个人向内而不是向外的观察,是莲花得以开放的一个最为确切的原因。程然的笔触在一开始略显低沉和悲观,待到读完大半,就会明白这只不过是她所经历的一个过程。你不需要在她的席间发话,不需要问个究竟,而她只顾诉说,没有间隙让你插话和提问。你想知道的这一些,到最后她都会给你一个完满的答复。

在历经了许许的坎坷遭遇之后,在承受了无数的寂寞纠结之后,程然的文字一下子变的很轻,这不是轻飘的轻,不是微不足语的轻,而是心的回归和开放,我明白,要想做到这些,大抵上是多么的不易,这需要你有足够的心力去自解绳索。于是,她的莲花摇曳绽放了。

我们的莲花呢?

我终也不见心中的莲。是我所受之苦还不够深重?是因为倦于求索内在?是我遭遇不够深重?是因为没有拨正过去力求今后的态度?有时候,我深知自己的这些弊病,却不悟其中意,却不肯追问吾心,却依然活在一片混沌世界。心之杂念不能逐清,谈何明月照莲心?一句安住当下,谈何容易。

程然最后在吴哥窟前睡了一个午觉,醒来之后她记录了一段精彩的文字。她说,人人都在哭泣,都以为自己失去了依怙,大家都推脱说在生活里失去了华衣,却没人愿意为这华衣下哭泣的灵魂负责。佛在时我们把灵魂交由他来管理,自以为是乐得一个逍遥游。末了她说,即便成佛,也有灭度之日!

所以,我更愿意把她的文字当做心路历程来读。哪来的什么佛语禅心?真正自在的佛从来不度众生,真正的救赎从来都要靠“吾心自度”。

评论(2)

热度(32)

  1. 桃花红了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图片
  2. 云朵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图片  到 云朵@家园
    找来读读